当前位置: 首页 > 鲍鱼汤的家常做法 > >正文

朦胧念想,一份思念_文章精选

时间:2019-05-18 来源:川渝菜谱
 

�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

 理想如晨星,我们永不能触到,但我们可像航海者一样,借星光的位置而航行,没有那么多的假设,现实是一个一个真实的耳光,打在你的脸上,喊疼毫无疑义。

那一抹朦胧的

作者:素写流年祭奠繁华

依旧努力的擦拭,尽管这两个字已经模糊不清,可偏偏只稍微瞟一眼,心还是隐隐作痛。

——题记

一曲相思乐,伴随这寒风传到我的耳朵里。每一个音键都如此沉重,包含无数的相思。我不喜欢音乐,却情不自禁陷入这个氛围,我痴迷了。

我的脑海出现了一个女子,她美丽动人,立在这城墙上,看着日落的地方。从日升日落,从期待到失落。她说,他不会回来了。她在等。却等来一次一次的失望而归。看她悄然离去的背影,如此眼熟,却那么陌生。

曾几何时,我也有过,眺望远方,是山,是大厦,还是平静的湖水。

远方,没有眺望的人,没有思念的人,只是忘记从何时养成的习惯。

一点一点的细听,一个一个音符跟着悦动。透过窗,看窗外的冬雨,看驶过的小车,看风儿你追我赶的乐趣。看孤灯下的自己。孤单,就像甩不开的影子,追随,无论何时何地。

而你,就像迷雾里的花,就算拨开层层雾气,蹲在你身旁,还是看不到你的殉丽多姿。

()

朦胧若晨

作者:晓风12

耳边是谁在轻声呼唤,眼前依稀露出是谁的笑脸。

前世、今生,命运所定下的轨迹是否真的无法改变?

三分天注定、七分靠人力,可人力有时尽,此恨无绝期。

澄清的碧蓝色双眸,却化为血红色的魔鬼;

一切的一切,究竟由谁在推动?

“雪苒,不要再血染了---”

“雪儿,他们都可以离开,唯有你不能---”

究竟是谁,流下带血的泪珠;又是谁,喝下腥甜的血液?

是谁,曾在睡梦中低语,许下守护的诺言;

治疗癫痫病很长时间,但是病情没有好转,为什么?

又是谁,亲手推开带血的身影,逃窜远离?

“我决不会让悲剧再次重演!”

“雪儿,跟他们离开,快!”

其实我从未胜过命运,一直在命运所设下的轨迹中行走,偶然离开,却又会被命运的双手所牵扯。

其实我一直在对抗,对抗着那种无形的力量,偶然挣脱离开,却又会被莫名的丝线所带回。

曾经刻骨的伤痕,都会变成年轮;

曾经真挚的口吻,打动过谁的心头是真;

阴错阳差,终于推开心门;

吻过鲜花露水,吻上血刃刀痕。

爱过谁,人间天上,不必以掌纹确认。

总有人奋不顾身,一心在传说沉沦;

总有人似陌路人,听这段往事话本;

所有悲欢离合 最后都不过付与说书人。

其实我这一生都在担忧,都在牵扯,都在矛盾纠结;

可事情总是不如我所预想,一步步走上那条不归路。

所谓命运,就是一条宽广的大道,

而我们都在这条道路上左冲右撞;

自以为可以逃离命运的管辖,

却始终没有逃脱既定的宿命。

“乖乖的走过来,我们和其他人都会相安无事,对谁都会很有利。”柔美而又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耳边不停盘旋,眼前依稀呈现出一个温暖的身影。

是谁在耳边轻声呼唤?是谁在眼前肆意张扬?

前尘往事,今世重演,究竟是谁在推演?

眼前依稀呈现出的身影与心中的那道温暖背影缓缓重合,渐渐的合成同一人。

可时间易逝,红颜易老,时光的流经能改变曾经的地理环境,沧海桑田;亦能改变脆弱而易散的记忆背影,人心不古。

记忆中的温暖身影,如今却布满危险;记忆中的如胶似膝,如今却拼命逃离;记忆中的干脆直爽,如今却犹豫不决;记忆中的软弱易欺,如今却刚强好胜。

时间啊,有什么是你不能改变的?

似缠绕着的绫罗; 似金妆玉裹的枷锁;似飞舞着坠落雪花。

美丽啊,向死而活。

爱若能参破,终究是;忘却了前因后果。

苦守的执着,虚晃的一诺, 空耗这青春许多。

终究陕西哪家医院治癫痫权威是人力不能抗拒命运。是不由自主,还是被逼无奈?

可结局却是相同,无论该与不该,注定的事情,无法改变。

许个朦胧愿景

作者:韩伟聪

雨水轻打梦想的节拍透过初冬静谧的夜悄悄潜入我的心灵,我要许个朦胧的愿景去祝福未来每个的时光。温柔娴静的心一如既往承载着如水般的青春心愿,悠悠然走过似水流年。一夏的葱茏依然停留在岁月的风尘里,如今在这冬季我只想许个朦胧的愿景,不叹世间百态,不怨命运不公,不惹烦恼忧愁,不为境遇左右,闲暇时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,时学黛玉葬花漫天洒泪,开始学会做我自己。

喜欢宁静的,淡淡的人生。心若静了,一切便清灵透净了。偶尔会感激命运的恩赐,使平凡的我能够地读书,静静地思考并且在这人间烟火中寻觅到属于自己的一份真正的渴望。尽管每个日子不起波澜,平静如水,但我悄然发现幸福的味道溢满我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。

许个朦胧的愿景,于孤灯一盏的夜里写下对每个我爱的人的思念,守一窗柔美的月光,读一卷淡雅的,听一曲梦回千年的呢喃,怡然自得。纵使梦想飘渺,山高水远,纵使此生注定无法寻梦中伊人,也甘愿在三生石上写下对她深深的思念,只为千年前我们不虞的约定。

许个朦胧的愿景,于灯火阑珊的城市迷恋上淡墨书香优雅文字。翻开珍藏多年的青春,写一笺真诚的心语,饮一碗孤独的美酒,怀着娴静的,任岁月如梭,我相依文字伴随流年。在依米花开的瞬间,为心灵留一处永恒的花香之地,偏偏梦舞。

许个朦胧的愿景,打一把油纸伞,行走于江南的温柔水乡,不觉间恋上温文尔雅的文人墨客。不见楼阁玉宇留下怎样的壮志豪情,一首首唐诗宋词雕刻在梦里江南,流传千年。不见三月江南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不见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以及岁月留痕下的古韵。以淡泊如水的心,走在青石板的小巷,触摸这渲染上青苔的一砖一瓦,我仿佛梦回唐朝,轻轻谛听大唐浑厚的钟声,那钟声一圈圈荡漾我内心深处,意境深远。

朦胧的愿景,如花朵般在某个清晨悄然绽放,多美的人生画卷!

网()

十八岁的朦胧青春,悄然流逝

作者:言末离

我一直努力安慰自己,时间的流逝不是消失或变老,而是某些事情的尘封和心态的成熟。

应该怎样诊断癫痫病呢>写在十八岁——瞳瞳

青春像是一场盛大的祭祀,寂静与期盼里开始,荒凉绝望中结束。开始和结束都是以无声的姿势进行,然而所经历和感受却是两种姿态。我一直在想,我的青春,我的十八岁,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开始,又会以什么样结束?我像所有迷茫的流浪者一样,一直在漂泊,一直在回忆,不知在哪里停留,哪里又是尽头。

浑浑噩噩的度过了整个冬季,春天终于在我的期盼中来临。青春也渐渐走向了死亡,没有任何的祭奠和哀悼,离开的没有一丝痕迹。我开始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春天变得迷茫,以至于绝望。傍晚,夕阳把天空映的火红,倾斜的余光透过窗帘洒在脸上,双眼绯红,爬在桌子上莫明的哭了好久。

在这个年纪,忧郁是青春的代言,但,年华落寂、爱你与寂寞无关。在哭过、笑过、痛过之后,更明白了幸福的味道。

我们认识或者说陌生,这个春天的来临,就如整个世界的落日黄昏。流浪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你不经意的出现在我的身后。岁月像风一样­,往前吹的时候带来你的气息­,多少年后回幕当年的我才知道、那年我十八。

他们说,我是一个念旧的孩子,时常看一张相片听一首歌。只有我自己知道,那些我说着不在乎的东西,究竟牵伴着我多少的心情,没有人能明白我的哭泣,亦如不懂我的微笑。

一直都习惯着去做个安静的孩子,一个人微笑,哭泣,睡觉,失落,时光总是漫长的,那些相视无言的日子,我用所有的沉默去弥补那一段时间的空白。然而,某一天、某个地点,突然听见一个声音说:瞳瞳,你离死亡的期限只剩一天了。我开始变得惊惶、无措,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无力的张望,回头的瞬间似乎错过了某些东西,例如某个人,某张笑脸,看见的总是匆匆的脚步和模糊不清的背影。

时光如沙漏一般从指尖缓缓流逝,那些泛着腐烂气息的回忆,飘荡在这个春日的傍晚。我尝试着遗忘,或者说一直都在遗忘,把那些发生过的和未发生的事情都格式化在记忆之外的时间。记忆的青春,青涩的,迷离的和那残缺的。我努力收集那些温暖的画面,用幸福的的词语去贯通十八岁的季节。一切仿佛都是徒劳,那些闪耀着冰冷光芒的画面,像冰冷的枷锁,缠绕着我整个青春的梦境。

风轻柔的扑来­,听着舒心的音乐­想起另一个城市的你­。以此来把你铭记­,在身边最安静的时刻­。记住你的脸宠­,把你画在心至此我的旅途­,多了一份独特的情怀­只因为有你­在物是人非的景色里­,我最喜欢的你。杭州治疗癫痫哪里好窗外一片迷茫的灰色,隔三差五的驶过几辆汽车,记忆再度被拾起,我的影子错鄂在这里。而这一刻,是谁用无以复加的青春年华等待你。­

绮梦朦胧,一眼浮生醉流年。

作者:韩墨染

凄风弄柳月,零落了一地纷纷碎梦,天岚小筑,曾把轻舞茵歌袂,那一曲相思豆蔻,那一支凝裳漫舞,弦月挂长空,醉了一池春红,太匆匆。

题文记/韩墨染

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,荏苒光景,岁月几沉沦,繁花似锦,却也掩不住岁月的斑驳,弹指流年,秋月残花几渡,飞花一夜催人老,回首遥望,看打马匆匆而过的彼岸,渐行渐远,朦胧中,不经意的一个回眸,却让人愈加留恋。即是无缘,何必相恋,即是无爱,何必誓言。

一场红尘旧梦,缭乱了谁的梦蝶三生,夜伴东风吹还复,吹落了多少春花入阴沟,秋月玲珑映玉槛,不解香如故,花至荼靡春事了,暗夜难寻琼瑶路,恨秋月,残把春花误。

执手相顾凝泪眼,清宵满月还似初逢前,一夜绮梦忽还醒,清泪�耪砑洹R撇皆孪拢�从初一至十五,缱绻怎伴明珠眠,苍山月,阴晴无常,怜之惜矣,奈何生别离,已近六月犹飞雪,春花宛在,覆雪无心葬轻颜。

身在情常在,何必久相待,一眼浮生醉蓬莱。断桥曲水边,瑶琴抚,风吹楚,彻夜不往飞音诀,潇潇雨歇伴琴哭。春花秋月,一场虚空大梦,纵相逢,亦成空,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还如一梦中。

夕阳梦绕云做霞,任美景千般,怎及回雪峰前你眉尖含情一笑。终是染尽人间风华事,为伊不顾生死江山亦可抛,痴心难得一回眸,红颜试新妆,愿来生,暮与朝,白头老。

浅浅暗伤,挥墨笔上,负万丈尘寰,一纸烟云,繁华尽铅,竟是幽梦一帘。转眼轮回四季,花开花败,月升无息,镜花水月终一梦。

天水涧,世途远,秋月圆,花缱绻,天岚飞涧断崖边,自是逍遥与世远,一支瑶琴共浮生,春花秋月十指间。

墨绘生死情,染尽离别殇!——韩墨染。

学网()

微信支付

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